蒙古家具,马背上的民族家具

蒙古家具,马背上的民族家具




每一个民族的形成和发展都经历了复杂而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蒙古族的形成发展同样经历曲折。到12世纪初,北方各游牧民族如匈奴、东胡等在与女真建立的金的长期斗争中,终于完成了民族的统一,“蒙古”一词也因此成了统一后各民族共同体的总名称。
 
地域决定文化,早期的游牧生活决定了蒙古族“马背文化”的繁荣和发展,与此相适应的图腾崇拜、宗教信仰、日常生活都有鲜明的地方民族特点。蒙古族家具的材质、造型具有本民族特色,厚漆重彩,装饰图案丰富多彩,变化万千。
 
早期的游牧生活决定了蒙古族“马背文化”的繁荣和发展,与此相适应的图腾崇拜、宗教信仰、日常生活都具有鲜明的地方民族特点。此后民族文化的多次交融,农耕文明的逐步渗透,日益影响着蒙古族的生活方式。从纯粹的游牧生活向游牧半游牧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又一次决定了这个民族在吸纳异族文化时的选择性和改造性。
 
从传世的蒙古族家具实物考证,元代家具数量不多,明清占绝大部分。这符合我国家具的历史演变规律:商周及之前的席时期,汉唐的床塌时期,明清的椅凳时期均为中国家具史上的辉煌时期。而宋元转型时期,则为明清家具的辉煌奠定材质、造型、结构、装饰工艺等多方面的稳固基础。
 
传世的蒙古族传统家具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为寺庙用,主要有藏经柜、诵经柜、橱、供案等。这和蒙古族一以贯之的宗教信仰关系密切。装饰图案多为龙、藏八宝、福寿纹样等,从中可见汉文化的影响。
 
第二类为王公贵族及行署衙门用,因为其财力的雄厚和稳定不变的特点,其式样和明清家具相仿。装饰图案多为藏八宝、汉八仙等。
 
第三类为普通牧民用,也是最具有民族特色的一类,如炕桌、炕几、条案、梳头匣等,明显体现出藏传佛教、蒙古族习俗、中原文化等多元文化融合的特征。装饰图案常为五畜、龙凤、花鸟、藏八宝等,因为其来自民间,造型和装饰手法稚拙,却最为鲜活生动。
 
蒙古族家具的材质研究和造型特点
 
蒙古族聚居地处内陆,自然环境多为大漠草原戈壁滩,那里天高地阔树木少,热带乔木如花梨木、鸡翅木、紫檀木、红木等名贵木材因交通运输的不便,即使在寺庙和王府里也很少见。北方属高寒地带,松树、杨树多。松木抗寒性强,直立性好,材质较硬,纤维粗,松脂多,需要有好的原木处理技术,如果处理不当,经常会有松脂渗出到油漆表面。杨木质软,易变形,质地疏松,不易彩绘。所以,用以上两种木料制作的家具,表面多加以裱糊,披麻披灰,或猪血做底,然后彩绘。这就形成了北方家具粗拙、不易保存、厚漆彩绘、色彩斑斓的特点。蒙古族家具中,一般用松木制桌、箱、橱、椅等略大的家具,而用杨木制食品盒、化装匣一类小巧的家什。
 
大漠草原戈壁滩的生活决定了蒙古族家具材质单一和厚漆彩绘等基本特点。蒙古包的穹型低矮限制了蒙古族家具的体积和造型。蒙古包勒勒车的游牧生活影响了家具制作的品质,普通家具以小巧易于搬动和便于携带为特点。
 
具体说来,蒙古族家具有如下特点:
 
1、大部分家具低矮,造型方正、简洁。
 
2、蒙古族家具的结构主要靠卯榫连接,这和明清家具相似。插板、雕刻,分装组合,大部分家具麻灰裱糊、厚漆重彩。
 
3、将中国古建筑门面造型的手段和方式运用到大型家具如藏经柜、橱、条案上,注重在主框架以外进行侧边装饰、裙脚装饰、边耳装饰,这些装饰也多雕刻镂空并饰以重彩。
 
4、厚漆重彩是蒙古族家具的重要特点。这取决于蒙古族家具的材质,同时也和游牧民族黄沙戈壁的生活环境密切相关。生活环境的辽阔与苍凉,形成了蒙古族喜鲜艳颜 色的传统。红色是其家具的主色调,大红漆描金,黄绿蓝做辅,是蒙古族家具的一个重要特点。施黑漆描金较少见,但其庄重、高雅的效果非同一般。以上色彩也构 成了蒙古族民间工艺美术的基本色系,在蒙古族服饰、蒙古族地毯上也有所体现。
 
5、部分家具的装饰采用雕刻镂空的手法,后面配以彩绘底色,分插板。雕刻镂空和平图彩绘相结合,层次感立体感强,具有雍容华美、富丽堂皇的皇家气魄。
 
蒙古族家具图案
 
蒙古族家具厚漆重彩的特点,决定了其装饰图案的丰富多彩、变化万千。通过对蒙古族家具的图案研究,可以明显看出佛教文化、游牧文化、中原文化等多种文化的大融合。蒙古族家具上装饰图案的类型有许多种,在此仅从内容上归类,大致有以下几类:
 
1、民间吉祥图案
 
吉祥图案不单单流行于民间,宫廷和寺庙的家具上所占比例也很大,只是民间家具上绘制得更为淳朴而已。大量的龙的图案纹样,富丽堂皇,雍容华贵,体现出使用者的皇家贵族气魄。家具上绘制有大量的八仙图,另外,大量的蝙蝠、喜鹊、松、鹤、鹿、荷花、莲花、梅花、鱼、元宝、扇、戟、琴、磬等组合,分别表示喜上眉梢、福在眼前、松鹤延年、百年好合、六合延年、连年有鱼、福禄喜庆、吉祥如意等吉祥寓意,多不胜举。值得一提的是盘长图案的大量运用,或作为主要装饰纹样,或作为边框纹样,或作为角花,灵活多变。这一纹样首尾相接,蕴含有绵延不绝、循环往复、永固持久的 吉祥寓意。另外,棋和棋盘图案也往往同时出现。还有火苗闪烁,类似酥油灯一样的装饰纹样也被大量运用,这都凸显出蒙古族装饰的艺术特色。
 
2、故事情节图案
 
一些连续或组合而成的家具上,还在表面绘制具有故事情节的图案,如清代绘有《放牧图》的家具,可惜此作现已流失于日本。
 
3、宗教图案
 
蒙古族以信仰藏传佛教为主,传世的蒙古族家具一大部分都来自于寺庙,因此,关于藏传佛教的图案纹样占有相当的比例。藏八仙也叫八吉祥,藏八宝,用佛教传说中的八件宝物寓意消灾免祸,也称八宝吉祥,它们是佛教绘画中常见的器物。如收集于内蒙古阿拉善盟的五面彩绘佛八宝功德箱,一面绘有藏八宝图样,一面绘有汉族的刘海戏金蟾故事,一面则是佛教的轮回故事图。
 
除了佛教图案、佛教故事外,蒙古族家具上还反映出道教文化的影子。
 
4、民族图腾图案
 
从蒙古族形成历史可以看出,早期的北方游牧民族曾经有过灿烂的马背文化。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尊萨满教为国教。萨满教是最具原始特征的一种宗教,大约形 成于母系氏族社会的中晚期,“万物有灵论”是它认识客观世界的核心意识。萨满教基本经过了大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始祖崇拜三大历史演变过程,这一演进过程 中对天地山川图腾的崇拜,必然会反映到百姓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上来,在传世蒙古族家具的装饰图案上也有所折射。
上一篇:明朝最早的特务部队,名字不霸气,但是却比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