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最早的特务部队,名字不霸气,但是却比锦

明朝最早的特务部队,名字不霸气,但是却比锦衣卫和东西厂还可怕


一起提明朝的特种部队和特务组织,人们肯定会想到锦衣卫和东西厂。其实明朝最早也最可怕的特种部队和特务组织,还真不是锦衣卫和东西厂,这支部队名字叫起来很不好听,但却是各地公侯和功臣勋贵、带兵武将挥之不去的梦魇——这些人如影随形般甩不掉,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公侯勋贵的一举一动,甚至晚上在哪个房间睡觉、梦话说的是啥,都会被这些人详细记录下来送到朱元璋那里。
 
这支比锦衣卫和东西厂资格还老还可怕的特种部队,分散成数十数百股,每一股大约也就相当于一个连的建制。这些特务连只监视武将不监视文官——像李善长胡惟庸杨宪刘伯温那样的文官,还真入不了这些特务连连长的法眼,根本就懒得理。
 
 
这些特务连连长,直接对朱元璋负责,不像锦衣卫那样,还隔着都指挥使、指挥使、千户、百户,也不像东西厂那样有一个欺下瞒上的死太监当头儿。这支可怕的部队名字很不好听,但这个名字一般的公侯勋贵还真不敢叫——“奴军”。
 
熟知明史的读者诸君都知道,锦衣卫一开始归仪鸾司管,说白了就是皇帝仪仗队,洪武十五年,朱元璋裁撤了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锦衣卫这才脱颖而出,成了皇帝直属特种部队,他们建立的“诏狱”,诏狱就是只进不出的貔貅,连大名士解缙也是站着进去,冻得硬邦邦抬出来的。
 
 
东西厂出现的时间就更晚了,东厂全称为“东缉事厂”,明成祖朱棣永乐十八年设立,首领叫“东厂掌印太监(厂公、督主)”,全称是“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西厂成立的时间更晚,是明宪宗朱见深为了平衡太监之间的关系,于成化十三年设立,前后用了两任厂公(汪直、谷大用)就彻底裁掉了。
 
很多人以为东西厂干活的都是练过“葵花宝典”的太监,而事实上这两厂的真正打手,都是从锦衣卫里挑选的——据说太监因为下边没了,十几二十岁还好,上了年纪之后,隔一段时间就会上厕所,要是憋气用力,裤子就湿了,干体力活和打架都不行。
 
在锦衣卫和东西厂出现之前(朱元璋要是知道他的四儿子设立东厂,肯定会气死,因为朱老爷子立了一块铁牌子,严谨宦官干政),朱元璋用什么人来监视和掌控藩王和功臣勋贵封疆大吏呢?那就只有一种人,也就是他首创的奴军。
 
 
别看奴军这名字叫起来不好听,但是越有权的人见了他们越肝儿颤,这些人手里攥着皇帝老爷子的钦赐铁册,这东西可比我们的丹书铁券免死金牌可要好使多了。
 
按照《明史》《明太祖实录》《续文献通考》记载,奴军至少在朱元璋称帝前就已经存在了,洪武五年普遍入驻公侯和高级武将府邸,到了洪武二十三年,就连退休了、可能对皇权构成威胁的文武官员,也都会受到朱元璋的重点照顾,每家都给分派了一百二十人左右的奴军。
 
按照常理来讲,朱元璋分派奴军,应该给公侯勋贵下诏书以示优容,但是这老汉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他直接给各特务连连长(奴军百夫长)颁发铁册:“特命尔等为百夫长,各率兵百十有二人以卫护其家,俟其寿考,子孙承袭,则兵皆入卫,罢其屯戍。”
 
朱元璋这才叫一竿子插到底,这等于明明白白告诉公侯勋贵,我给你派这一百二十人,就是要眼看着你老老实实地咽气,你死了,这些人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据前述史料记载,魏国公徐达、曹国公李文忠、凉国公蓝玉等至少三十一个公侯府上,都派驻了奴军,由此可见,奴军的数量至少有三十多个连、三五千人。这些连级军官手里不但有钦赐铁册,还有朱元璋直接颁发的百夫长印章,盖着“奴军百夫长”印章的密函,很可能就会成为那些公侯的催命符。
 
早在颁发铁册之前,也就是洪武五年,朱元璋就给徐达李文忠汤和等高级将领下令:“这些人不是给你站岗放哨的(不得于公侯门首侍立,公侯非奉特旨,不得私唤军人役使),至于他们是干什么的,我清楚,你也明白!”
 
徐达汤和都是明白人,自然不会对奴军吆五喝六,李文忠虽然是朱元璋外甥兼养子,但他也知道身边这些特务连连长不好惹,而且可能跟自己一样,也是朱元璋义子干儿,只不过是秘密收养,自己不知道罢了——奴军首领乃至奴军士兵,多数都是朱元璋集中收养的“军中孤儿”。
 
 
只有常遇春的小舅子混不吝蓝玉不知道收敛,经常背后发牢骚:“凭我这么大的功劳,居然不封我为太师(我不堪太师耶),老朱头儿太抠门儿!”结果被身边的耳朵和眼睛汇报上去,于是悲催了,“纵兵毁(喜峰)关,私元主妃,妃惭自经死”等老账都被翻了出来,据说仅仅是“蓝玉谋反案”,被株连的人,就有一万五千(当然不是都杀了,老朱没那么糊涂)。
 
奴军始建于朱元璋自立为吴王,到洪武二十三年正式接受铁册,被尊称为铁册军,知道朱元璋时期的公侯勋贵都死光了,这些人也逐渐退休或者并入锦衣卫。
 
奴军或者铁册军随着朱元璋的驾崩而成为了历史,但是功臣勋贵的噩梦并没有因为奴军的消失而结束,因为奴军只管武将不管文官,而后起之秀锦衣卫东西厂,则是眉毛胡子一把抓,不管文武还是藩王,都在他们监视范围之内……
上一篇:秦琼的带头大哥,被李世民一语点中死穴,落得
下一篇:蒙古家具,马背上的民族家具